2020-12-24 10:22

拜登需要抛弃保护主义

拜登的经济计划是大胆的。是可能的吗?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前主席丹•皮尔森(Dan Pearson)是“美国荣昌”(Americans for Prosperity)的贸易政策研究员。“美国荣昌”是一个促进市场导向政策益处并提倡采用这些政策的组织。这篇评论中表达的是他自己的观点。


过去4年,美国的贸易政策逐渐偏离了对更加自由和开放的贸易的承诺,而这正是我们经济实力的标志。当选总统乔·拜登表示,他有意加强经济,促进就业,重建与国际盟友的关系。如果即将上任的美国政府放弃一套弄虚成章的高关税、保护主义和无视全球贸易体系规则的体制,这些愿望都将变得更容易实现。

相反,拜登应该努力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通过减少贸易壁垒来促进经济,并通过允许美国生产商和消费者自由地跨国界开展业务来提高个人自由。

但我们仍然不能对其他国家的不自由做法的合理担忧置之不理。下面是拜登应该做的:

提名有经验的贸易官员

人事选择非常重要。拜登选择贸易政策专家凯瑟琳•泰(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主任是一个审慎的决定。Tai不仅有与中国等国家谈判的经验,她还通过谈判解决了美国国会复杂的贸易政治问题。她将能够很快地开始工作。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副代表的另一个杰出人选是达西·维特。此外,维特还曾任职于参议院财政委员会(Senate Finance Committee),担任美国农业部(USDA)副部长,以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首席农业谈判代表。她的背景使她对即将上任的政府面临的挑战有了深入的了解。

改革世界贸易组织

WTO上诉机构目前处于休眠状态,因为特朗普政府一直不愿接受7位法官中的任何一位的新候选人。许多国家都对上诉机构越权的做法提出抱怨,认为有时会产生各国实际上尚未同意的新的贸易义务。世贸组织成员为调整上诉机构的工作重点做了大量准备工作。拜登政府应迅速采取行动,就有意义的改革达成共识,并开始挑选新的上诉机构法官。这可能为采取更多措施,使WTO重新关注其被严重忽视的谈判职能,并帮助美国与其以市场为导向的盟友之间重建有效的工作关系铺平道路。

结束贸易战

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战应该尽快结束。对钢铁和铝征收232条款关税的实施依据是一种扭曲的逻辑,即从美国(甚至是盟友)进口这些产品破坏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对价值3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的301关税也应该取消。这并不是在帮中国的忙,而是在帮许多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忙,这些企业和消费者因对这些商品支付额外的税收而受到伤害。

据税务基金会报告,截至2020年9月,贸易战已经让美国人损失了800亿美元,并减少了179,800个就业岗位。这些关税的影响如此巨大,以至于截至2020年5月,美国平均关税税率已从2017年的1.4%增至2.9%。这些关税最初是由将中国商品带入美国的公司支付的。这些进口产品中有许多被用作工厂的投入,因此关税提高了美国的制造成本,最终提高了消费者在商店里的价格。

把监管贸易的权力交还给国会

宪法赋予国会管理国际贸易的权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多的权力被移交给了行政部门。

新一届政府应致力于修订第232条和其他允许总统以国家安全理由限制进口的法规。包括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帕特·图米(Pat Toomey)、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和佛罗里达州众议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在内的两党国会议员已经提出议案,允许此类关税只有在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才能继续生效。

不要依赖保护主义

特朗普政府制定了一项偏袒的产业政策,例如,限制进口以保护约14.3万名钢铁厂工人,同时迫使机械、电器或汽车制造等下游行业的近670万名工人去处理世界上价格最高的一些钢铁。

当企业人为地支付高企的钢铁价格时,它们很难具有全球竞争力。而且这些价格很高,目前甚至比高成本的西欧高出40%以上。

拜登团队应该抵制使用“产业政策”的诱惑,即政府旨在通过限制进口或补贴出口来提振某些行业的措施。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经离开了世界舞台。很少有人会想念他

如果取消目前的关税,只是用繁琐的“购买美国货”(Buy American)要求取而代之,对拜登来说没有什么好处,比如可能要求所有联邦承包商只能使用美国生产的商品。购买美国货已经大大提高了用于联邦资助项目的钢铁价格。这种从纳税人向钢厂转移资金的做法,只不过是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挑选赢家和输家。尤其令人不安的是,美国钢铁无论如何都会被用于绝大多数政府项目,只是价格更具竞争力而已。

还有一个更合理的选择。一些人主张要求所有的医疗用品在美国生产。如果以保护公众健康和安全为目标,一种更具成本效益的办法将是扩大国家战略储备的库存。例如,如果政府真的想在本国或盟国生产更多的N95口罩,联邦机构可以签订长期合同,以足够高的价格购买这些产品,以鼓励企业调整其供应链。不需要进口限制。政府可以用一种温和的方式鼓励市场,用胡萝卜而不是大棒来推动市场。

用世界贸易组织来对付中国

最后,如何最好地应对中国带来的诸多经济挑战?

一旦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成立并运作起来,一个良好的开端将是协调针对中国一些违反其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所作承诺的做法提起的争端解决案件。由于缺乏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保护、强制技术转让和补贴,中国政府主导的资本主义正在对全球市场造成损害,国际社会有理由对此感到担忧。此外,应清醒地审视涉及中国的贸易和投资,评估和应对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合法威胁。

当选总统拜登有机会在贸易方面推动更好的前进道路,这将有利于我们的国家。实现这条道路的最佳途径是确保我们的人民在不断增长和创新的经济中保持他们的自由和获得机会。将美国重新塑造为一个开放和愿意合作的贸易伙伴的政策将加强国内的经济,并重建海外的商业和政治关系。